沐樱涵

世纪拖更的维克托(ノ゚▽゚)ノ

【中元节贺文】阴阳师(不喜勿喷)(内含多对cp)

(本来是在写全职的段子,结果晚自习的时候老师说是中元节,我当时就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,要不我肯定,先写贺文啊(˃᷄ꇴ˂᷅ ૂ๑),然后最后一节课,都用在这上面了(:з っ )っ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月十五中元节
    “吾友,跟我一起去人界吧!”茨木一把推开酒吞的房门喊道。
   “我们是不能到人界的。”酒吞头都没有抬一下。
   “吾友,你莫不是忙忘了,今天是中元节,我们跟在队伍里就可以了。”酒吞闻言抬头,分明看见茨木眼中闪烁的光彩,如星般璀璨,让人着迷。
  “吾友,跟我去人间喝酒吧!”茨木说。
   “好。”酒吞应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“哒哒哒”小狐崽摇晃着大大的毛茸茸的尾巴一路小跑到庭院里,果不其然,大天狗就坐在凉亭里喝茶。小狐崽又。小跑到大天狗身边,双手一撑座位上去,然后一钻一钻钻到大天狗怀里。大天狗停下喝茶的动作,双手环住小妖狐以免他一不小心掉下去。
   小妖狐仰头,宽大的耳朵刚好碰上大天狗的下巴,一动一动挠得人心里痒痒的。小妖狐眨巴眨巴眼睛,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扑闪扑闪的。
   “大天狗大人。。。您有时间吗?”
   大天狗低头微笑  ,“怎么了?”
   “唔,那个,今天是中元节,我想和大天狗大人一起去人界,不知道麻不麻烦您。。。”小妖狐越说声音越小,最后轻不可闻。
   大天狗笑意更浓,“这样啊,那我们现在就去吧。”
   大天狗一把抱起狐崽,走到庭院中,“唰”一双硕大的黑色翅膀在背后展开,扑腾两下就已不见了踪影,只余下几根黑色亮丽的羽毛缓缓飘落到池塘中,泛起一圈圈涟漪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“连,你在吗?”荒一边走一边在庭院中寻找一目连的身影,不一会儿,就映入眼帘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背影,正拿着扫帚轻轻扫净地上的落叶。
   “连”荒轻声唤道。
   一目连听到声音,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转过身,“荒?你有什么事吗?”
   “今天是中元节,我们一起去人间游玩吧,你意下如何?”
   “当然好,只是今天不用打石距了吗?”一目连问道。
   “不用了,阿爸知道今天是中元节,所以特地给我们所有人放了假。好了好了,别磨蹭了,我们现在就走吧。”说着一把拉起一目连的手扭头就往外走。
    所以荒并没有看到一目连注视着牵在一起的手嘴角勾起的弧度,自然也没有听到只有一目连自己才能听见的一句“好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“喂!晴明!晴明!你在哪儿呢?”正侍弄花草的晴明老远就听到了源博雅的呼喊。
   “哦,原来你在这儿啊。”看到晴明的源博雅快步朝这里走来。
   “怎么?又出什么事了?”晴明问道。
   “啊?不,也没什么,就是,今天不是中元节嘛。”
   “所以?”
   “你不出去转转?今晚可是有百鬼夜行哦。”
   “我见过的还少吗?”
   “这个。。。好像也是。啊不对,你院子里的那些人可都出去了哦,你不去看着他们点儿?”源博雅快速说道。
   “那些人都很有分寸,不会伤人,而且人类知道今天是中元节,所以晚上应该都不会出来了。”晴明这么想着。
    不过为了给面前这个不会邀请人的傲娇一个台阶下,清明还是说到:“那好吧,你要一起来吗?”
    “当然!”源博雅立即应下。
   晴明笑笑,“那走吧。”
   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,樱花正好,月色满地。

支撑着我过完两个多星期的中二产物(:з っ )っ

啦啦啦~
啦啦啦~
又是一张五花卡(。•́ωก̀。).。oO
我成功偷渡到了欧洲(。◉ ヮ ​◉)ノ

我说这是鬼狐田冲你信吗( ๑ŏ ﹏ ŏ๑ )

君为王

  她倾国倾城
  他君临天下
  他对她一见钟情,君命难违,终是入宫
  他陪她,宠她,渐渐的,她自是对他倾心
  一舞动天下,一曲摄人心,她是他最珍视的宝贝
  花前月下,海誓山盟。“朕定会伴你一世。”他如是说到。“好。”她笑靥如花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战事四起,民不聊生。
  占星者断言祸根起于后宫。
  一时间,舆论四起,众人皆说她是红颜祸水,祸国殃民,大臣纷纷上奏,要求处死“妖女”。
  圣上不允。
  他怎不知,流言只是流言,
  他怎不知,国家之难与她毫无干系。
  各将领扬言要闯入后宫,手刃“妖女”。
  圣上不允。
  …她允。
  她终是不忍,不忍他为了自己失去民心,美人一笑哪里抵得过家国天下?
  “花前月下时,君还能否忆起我?”她自缢而亡,美人长逝。
  他把她以贵妃之礼厚葬,其心之悲,怎可言说,“环儿,朕终究是负了你。”
  自此,他再未踏进后宫一步。
  自古帝王多薄情,
  身不由己谁人知。